晏花花说

“我想只要我不用棕绳做颈圈了断一生,总会有闲情逸致背完高考三千五百词的。”

林奉节。也是晏羲。

读书的人。偶尔写字。非常日常随性的博,慎关。

非常佛系,日常背背单词云撸个猫。

开国圈的每个人都意气风发如同少年。我真切希望他们少年不老。

林姓热爱。理智林育容HWB粉。

祁同伟。

高祁勉勉强强可拆,不可逆。

尉迟真金。

黑小虎。虹黑重度患者不可逆。

企鹅1983536680,欢迎扩列。

“少年心事当拿云。”

第一个。

有…吧。

我性格比较凉薄,比较自我为中心,但是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吧。

总觉得这个问题是在质问我啊。


第二个。

君阙。

“史书上会怎么记载我呢,参加过第一次直奉战争,官至空军总办,后来创办高等教育,有一所自己名字命名的大学?”

“不,我还有个身份,是你少帅张学良的发小。”

“汉卿和汉卿是分不开的。”

对了,这条来自我的绑定冯庸235。


啊啊啊啊啊冯张冯甜死了!!!!咆哮!!!

https://peing.net/zh-TW/peizz?event=0匿名提问箱子!请问我问题1551

#跳黑 略有cp向 

#存戏


“我也是真没想到,你会是第六剑。”


一把匕首横抵上那人脖颈,着青衫的青年,一向如竹般劲瘦而坚韧,如今这竹将折了。强自压抑住因极度痛苦而翻涌的胃部传来的痛楚与将呕的冲动,金红色双眸似羲和浴日般灼灼,满怀恨意却似怒极反笑,鬓角染血面色阴翳如同无间修罗。


“护法,你瞒得我好苦。”


听得周遭絮叨议论声与兵刃出鞘划破风声只觉得烦躁,蹙了眉头摆得是十分不耐模样,抬手将周围十三太保皆撤了,渺渺竹林展眼满目苍翠竟只余自己与他两人,若不是那人被血色染了的青衫与自己横在他喉管处的尖锐匕首,倒也可说是一番魏晋风流。指尖冰凉黏腻却仍旧将锋刃紧握,方才与他一战消耗不少真气,亦伤了几处无关紧要未待处理,那匕首花纹繁复的握柄上亦染血入内,竟然尤为凄艳。


“你这个…叛徒。本少主今日便要用你的血祭了天,叫七剑永远无法合璧!”



把手机放在浴室 满屏水蒸气擦干以后屏幕熠熠生辉

可能就像人洗澡一样 脑子进水了以后觉得自己特别好看

“我想只要我不用棕绳做颈圈了断一生,总会有闲情逸致背完高考三千五百词的。”




林奉节。也是晏羲。




读书的人。偶尔写字。非常日常随性的博,慎关。




非常佛系,日常背背单词云撸个猫。




开国圈的每个人都意气风发如同少年。我真切希望他们少年不老。




林姓热爱。理智林育容HWB粉。




祁同伟。




高祁勉勉强强可拆,不可逆。




尉迟真金。




黑小虎。虹黑重度患者不可逆。




企鹅1983536680,欢迎扩列。




“少年心事当拿云。”

真有道理啊…

虹猫蓝兔七侠传结于猫薄荷。

#11.11空军建军节 迟到的纪念 #

#有刘林cp向。


  亚楼:

  空军建军节快乐。一想,认识你也这么多年了。
  初次见面你不过才19岁,那么年轻,那么坚毅的脸。你说我不过是个24岁的小军长,那副模样真是叫我终身难忘。后来每次有人说起这事儿你都会笑,说林总,亚楼不是有意的。

  当然我因此而记住了你。

  印象最深刻仍是东北,但在苏联时最快活,想必你亦然。伏龙芝的日子过的舒心,你读书我养病,不问世道也清闲舒畅。一回国便有流言蜚语,有人说刘亚楼讲的,我从来知你不是。仍学不好跳舞,你教的俄式舞步也忘掉七七八八,莫怪。

  在东北便是整日烽火连天。在双城看见你焦虑而惊喜的表情内疚极了。东北天寒,长日发热亦要多谢你照料。想念那些地图与你。如今也在养病,看不见地图,心有戚戚。那时有你,麻子,陈云,雅怀,如今这儿荒凉到坟上土厚。

  我知你有将才,放手叫你去天津是步妙棋。29个小时呢,谁做的了。不过是你。后来去做空军,也好,只是我寂寥。没有你这样才气横溢的参谋长,没见到鸭绿江以北是米格飞机的天下。

  如今空军成气候了,你当笑一笑。

  病中不宜疲累,那且搁笔,愿你永远安好才是。


  你挚爱的朋友

  林育容


  “宜敬。”林育容倚在榻上,倦容毕显。他将信纸递给叶宜敬。“今日你上八宝山,帮我焚了。”

  “给我那位最好的参谋长。”

我流虎时间轴在七剑合璧以后,是个豁达到无所谓的人。因为曾经拥有过也失去过,命是捡回来的,故而对于青云直上或是沉沦堕落都看得开,是一人独钓一江秋的江湖客。


而我一向吃虹黑。两人是宿敌不假,但此时没了身份束缚,关系中的张力被消除了,是最佳挚友也是最好情人。此时少主是什么都没有,而少侠是什么都有,七剑之首,名门正派,天下敬仰。故而少侠要背负更重的压力,但如果——他们俩真的相爱,少侠一定会护着少主,用尽全力,即使与天下为敌。这是我认识的那个少侠。


他们俩此时都该是豁达。这份关系极难维系也极宝贵,要两个人都用心经营,且是走一步看一步。


没人同你斗法,我同你斗,若横眉冷对疲了便倚着我睡会儿,醒来世界开阔。

是我裴尉了。


隐居的尉与辞官归隐的裴。尉迟一开门,大雪漫山,有白发青年骑一匹照夜玉狮子,踏雪而来。